二十四桥

ID翊
每天都在为忘羡绝世爱情而流泪
很少发画 谨慎关注

自己也算是个又沙雕又正经的人吧,虽然我朋友天天说我总是特别正经的沙雕(什么鬼😭) 但是总是在不同的时候懂得很多,想一直朝着自己的方向不断往前走

两张五星栗卡,我要fong了

晴空鸟Ala:

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(❤´艸`❤)

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

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,或是不受人认同

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

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~

“奥托,快看呀!……”

第一次画本命莲,我愿意用一生守护卡莲的笑容(´;ω;`)

【恶友+薛晓】未遂

背景是薛洋和金光瑶死后的另一个世界,就感概一下并没有什么内容,非常短。因为我从没写过文


冬至,是一年中最为寒冷的时期。但是过了冬至,便将迎来一个新的开始。

一月的冷气甚浓,雪,覆满了整座金鳞台,格外冷清。

其中一人披着长到托地的兽毛大氅,远远站在树下,他抬头仰望着树上停歇的一只心弦的白鸟儿,嘴角似乎开始向上扬起。

“成美,你在这作甚?”

只见那人听见身后有人唤他的名字,便微微侧过头,露着一副明显恶意的笑容:“哟,小矮子你怎么来了~”

“……”

这人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欠揍。

金光瑶没有理会他那句“小矮子”,依旧莞尔道:“你盯这棵树,是否记起了什么?”

薛洋知道金光瑶这人城府极深,必是又猜出了自己的心思,道:“哈……还正是呢。”只见薛洋突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,眯笑着眼,精准无比的向树上那只白鸟投去。

飞鸟吓得猛然扇起,惊的树间枝叶摇动,积雪簌簌而落。可是那匕首速度实在极快,还没掠起几米便中了它的左翅,笔直坠落下来。

一滩鲜血,一只白净的鸟,渲染着地面的皑雪,画面淋漓尽致。

按道理说,金光瑶看薛洋杀人还是杀牲畜,几乎是每日都必看见的事。可是这时的金光瑶却皱了一下眉,但又很快恢复了他那副假面待人的笑容:“还头一次见你杀人留了一气。”

薛洋则是“呵”了一声,道:“杀多了也不好玩,看它自生自灭不更有意思吗~?”

“是嘛?”


曾经的薛洋杀人如绝如狂,下手极狠果断,从未给活人留下过一口气。凡是招惹过还是没招惹过他的人,只要他看不惯,就必须或死或残,心中才会满足。

可是如今的薛洋,却犹豫了。

八年之间一座空城能改变一个如此十恶不赦的人,金光瑶是不信的。他了解薛洋这人,与自己一样可怜可悲,又可笑。一副生的喜欢的皮肉下却阴鸷不堪,也许是缘分,就连两人最终的结局,都是一样。

只有薛洋一人才能明白,他的改变全都是因为一人。那人教会了他很多,多到愿守一座无人空城整整八年,只为与他再次相见。


回过神时,薛洋和金光瑶已经不见了。仅留下的只有那皑雪上的一滩鲜血,一只白鸟,和它身旁放着的一颗糖。


皮一下。一直想看羡扮叽的样子_(:з」∠)_

一觉梦回莲花坞,醒来往事终不复。

最后一集,都给我哭

没钱买花嫁炎八了……

有没有崩3同好扩扩我这个萌新_(:з」∠)_